博客网 > 博客乱炖

山西盂县一个千年古村只剩16位老人常住,大部分房屋已成危房 

     图①:大汖村全貌。

  图②:时有游客至此。

  图③:艺术工作者来此写生。

  图④:墙上的照片里还有当年留守的18位老人。

  图⑤:开车来的游客渐多,村里开始收取垃圾清理费。


  汖(pìn),目前的《现代汉语词典》中已经消失的字眼,在《康熙字典》里能查到。有记载说“山清水秀之处”为汖,大汖村是否因此得名不得而知。大汖,穿越千年历史而来,满载岁月的斑驳面孔面对现代经济、文明时,总会听到不同的声音。消失?保护?开发?看似丰富的选择,乱了大汖人以及我们的眼。在这个价值多元的年代,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个古老的村落?该如何咀嚼她留给我们的历史与文明?大汖之问,不是唯一。


  ——编者 


  


  大汖,位于远离山西盂县县城的深山沟谷间。村里的房屋依一整块巨石斜坡而建,木框结构、土石垒墙,道路和台阶也大都是从岩石上凿出。远远望去,山林葱郁、溪流潺潺,古民居层层叠叠、鳞次栉比,好似布达拉宫。最令人称奇的是,虽处在北方太行山脉深处,大汖的房屋形状却带有南方山寨的特点。


  据当地文物部门调查,大汖村后有座镇山大王庙,里面供奉着七尊石像,石像的背后有一些磨损风化了的文字记载,落款是金承安五年,距今有近千年的历史。


  不过,常住村子的其实只剩16位老人了,他们对于大部分民居废弃塌毁的局面无能为力。尽管在2013年被列入了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,大汖村有望申请到500万—600万元。不过,即使能拿到这笔钱,最早也得到明年年底。


  村主任韩国印说,村里人丁最兴旺时,足有300多人,但1999年一场规模空前的泥石流过后,人们陆续迁移,现有的16位老人都是低保户、五保户,要么无儿无女,要么全靠政府养活,一年国家能够给2000元钱,逢年过节民政局和乡里会送点米面油,游客有时候也会给点钱。


  前段时间,乡里多方筹措资金,为大汖村常住的16户村民每家提供1000元的房屋维修费用。但这个钱只是杯水车薪,维修保护一间房子最少也得1万多元。全村共有50多个院子,300多间房屋,大部分房屋废弃后遭到破坏成了危房,漫步古村,残垣断壁比比皆是,触目惊心。


  大汖村所在的梁家寨乡党委书记郭方恺说,最难的问题是资金短缺。“之前有不少老板想要投资开发,但都是冲着挣钱去的,根本不提保护古村落的事情,都没谈拢。我们非常期待能够找到一位懂得文化保护的投资者,一起开发好古村落。”


  实际上,比缺钱更难的,是缺重视。一位村干部说:“大汖来过很多领导,省里的市里的县里的都有,都说要保护好村子,但说完也就完了。”


  媒体的报道和艺术家的写生让大山深处的大汖变得不再孤单,平日里游人不断。


  在大汖村写生的中国美协会员黄喜荣说,来这里最大的感受就是“原生态”。“在这里,一切都是原生态的。”他说,大汖不仅有古老的民居建筑,还有古朴的乡村生活方式,特别是极富人情味的社会生活。


  据了解,乡里正联系北京交通大学制定发展规划,计划将当地的温泉开发与古村保护结合起来,拉长旅游线路链条。但在采访中,记者了解到,当地有修好房屋让游客入住的想法,这在艺术家黄喜荣看来是一种破坏,并有可能招来灭顶之灾:“要开发旅游没有问题,但游客不能住在村里,可以到就近的地方建宾馆,村里只能允许原始村民居住,否则会对古民居造成严重破坏。另外,只要原先在村里住过,有血亲关系在的村民甚至亲戚,完全可以让他们回来。古村落的保护不仅是古建筑的保护,原住民的保护、乡土文化的传承同样重要。不要怕他们回来,可以通过约定责任义务的方式,共同推动发展。”


  村里没有医生、没有药店,也没有商店,村口广场大槐树下是老人们聊天休息的去处。为修补房屋,胡巧双花了国家给自己的800元养老钱,她希望将来游客来了有个住处,自己也能补贴开销。虽说大山封路,平时买东西都是别人捎带着,一年到头用度不大,但去年手术住院花了7000多元。


  “年龄大了没啥要求,全靠政府养活,村子修好了,别出门讨吃就行。”胡巧双说。


<< 吉林一工地吊车吊横幅讨薪 / "剩女"择偶...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棉花糖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